艾薇励志网

有时候需要别人是一种能力

时间: 2017-09-28
  1
  当我们身处这个时代,总是会有着很多自己理解的表现。比如说,我们会,把和谐留给陌生的人,把愤怒留给亲的人,把悲伤留给自己
  我们时常会对亲密的人、在意的人苛刻至极,对他们有很多变态和非变态的要求,当他们做不到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歇斯底里,开始愤怒抱怨、继而冷漠绝望
  比如会要求他能秒回短信、随时关注自己、为自己做某件小事等。记得以前我对女票就这样,她如果没有及时接我电话,然后我就会一遍遍的打,同时开始积压情绪等待她接起的那一刹那我的情绪就会爆表。后来从事工作后,慢慢知道了这是一种常态:有的人会抱怨伴侣工作忙不够陪自己、不够自己;有的人会大骂伴侣为什么不在大清早去送自己去火车站。在他们看来,自己是在用生命呐喊,总觉得对方为自己做的不够,对方却直接屏蔽掉了自己的呐喊,继而自己生气。直到生气自己没有力气生气,觉得这个人其实毫不在意自己
  有时候也会对自己充满了鄙夷。觉得不该这么对待亲密的人,不该如此折磨自己的人。但是又控制不住,当他不能满足自己某个极品的需求的时候,情绪开始爆表。最终又陷入了:“苛刻—愤怒—自责—更苛刻—失望绝望”的死循环。
  对亲密的人发火,无理的作、折磨、苛刻,我想是很多人都有过的经验
  当你在愤怒的那一刹那,愿意停一下,去聆听愤怒愤怒其实是一种强烈的需求。我对你愤怒,是因为我想从你这要,想从你这拿走一些东西,以得到满足。我有多愤怒,其实是我多需要你。需要你在我身边,需要你陪着我,在意我,我。我对你发这些火,只不过是想指责下你为什么没有做。
  但是用愤怒抱怨表达的结果却常常适得其反。被愤怒就像被阉割一样,会让人产生特别强的无力感,觉得做什么都是错,从而什么都不想再做,即使想去做到也会感到力不从。被抱怨会让人产生特别强的淹没感。被抱怨的时候,人会感觉自己做了多少都是0,被盯着的永远是没做到的部分,即使做了30、60分,只要没有达到对方的100,都被定义为了0,继而产生了做什么都白做的感觉,像是被吞没了一样。
  2
  人类是一个奇怪的物种。既然如此的需要安全被看见,为什么不能直接表达说“我需要你来我”,反而要用一种反面的、推开的方式来表达呢?
  我很需要你。这是一个事实,却又很难说出口。“需要”这个词,给人带来的最原始印象就是弱者需要别人。一旦承认了需要,就意味着我比你低,我比你低岂不很危险吗?自尊上就受不了。
  有的人会觉得,如果我开口表达我的需要你才满足我,那你并不是真的想满足我,你只是出于某种义务或不耐烦而做的,索要来的就没意义了。那感觉像是一种施舍,好像我在乞讨你的一样,即使我得到了,我也没有尊贵感。其本质就是不安全感:如果我不能在里层面上完成比你高,我就是危险的。
  我需要你,也意味着你可能不满足我。当我需要你却不满足,那我的自尊就会受到重挫,我害怕拒绝。于是我不能直接要,我只有通过愤怒的方式,来让你知道你错了而改正,好满足我。或者通过假装不需要来告诉自己:Idon’tcare。
  再深一步,我需要你,那么你就掌管着我。从进化理学的角度来看就是:你掌握着我的生存资料,掌握着我生命权利。这就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了,你掌控了我,万一你抛弃我怎么办,你伤害我怎么办,这不是很挑战我的原始安全感吗?
  这是极深的恐惧感,而我们习惯面对这种恐惧感的方式就是进化,成为愤怒
  愤怒是一种保护,会让人感觉起来强大一些。能愤怒的人,都是企图用情绪来压迫对方。因此从感受上来看,愤怒是把自己抬到了比对方高的位置以自保。愤怒是防御恐惧的方式,通过反向的形式。
  如果我们看到了自己别人愤怒,一定也同时看到了恐惧。剥开这个愤怒的外衣时候,被抛弃、被伤害恐惧就会呈现出来。
  有的人连愤怒都进化不出来了,直接跨越到绝望发展出合理化的信念进一步的安慰自己:其实我不需要,我没有这些我也可以过得很好。没有人有义务满足你,你只能变得更强大,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3
  人们之所以会恐惧,是因为不相信自己值得满足。我们从来不会对必然会发生的事感觉恐惧,比如当我对ATM机有需求,插卡必然会出,我们从来不会恐惧万一不出怎么办。(前提当然是你卡里有且你记得密码)。但是需要不是,我们并不相信它真的能被满足。因为我们有太多没有被满足经验,每当我有需要的时候,他经常就不满足我。
  没有人可以完全满足理解在乎、重视另外一个人,总会有照顾不到的时候。被照顾到感受是一种间断性强化的过程,间断性强化最能强化人的核信念
  间断性强化就是有时候能满足,有时候不能满足。比如说赌博,有时候能赢,有时候不能。正是这个偶尔的强化,让人欲罢不能,并想每次都赢。假如从此概率真的为0,人也就真放弃了。被满足也是这样的,你所在意的人有时候能满足你,有时候不能,让你产生了“他是可以满足我”的感觉,继而让你想要每次都得到满足。与赌博相同的是,每次得到强化了,你就小小高兴下,每次没有得到强化,你就会启动各种防御机制:愤怒抱怨、假装不需要。并再次验证了这个真理
  没有人真的完全在乎你,没有人可以完全满足你。他们终究会忽视你。
  这是一种很深的不值得感。虽然我在要,但是我不相信自己值得满足如果你去审视,你会发现,愤怒抱怨的背后,有一种彻头彻尾的绝望感与孤独感。一种难以言表的压抑和悲伤,无处安放,不能流淌,不可言说。
  人们在亲密关系中的其时就是:我从并不相信你能满足我,但是我还是想问你要。结果就是你真的不能满足我,然后我就很生气
  这是很典型的投射性认同。你把自己值得满足的部分投射出去,每当他满足了你,你就小高兴下,或者自动化忽视掉。每当他没有满足你,你就验证了自己:看吧,我就是不值得满足的。你会完全忽视了他曾经满足过你的时候,只盯着他没满足你的部分,成功的让自己陷入悲伤。
  投射就是你只能看到自己有的部分。人们本来就有一种对自己无能愤怒绝望,对于不能自我满足愤怒。为了应对这种悲伤,就以愤怒的形式投射出去要别人满足
  我们需要别人
  4
  并不是只有亲密关系才这样。我们对于身边亲近的人,都会如此重复这个模式
  我所理解感知到的自己强大,有4个层次
  一种是愤怒愤怒真的让人看起来很强大理智上我们知道愤怒其实并不是强大的表现。但感受上来说,愤怒的时候,我们避免自己别人显得低,我们借此完成强大过程
  一种是假装不需要。当我得不到,起码我可以告诉自己说我其实不需要。也就是酸葡萄效应,吃不到葡萄要说葡萄太酸我不喜欢吃。这样就可以拿回主动权,不让自己显得比别人低,以完成我的其实很强大
  一种是修行到不需要。很多理学家、灵修学家、鸡汤学家都在告诉人们:你可以先自己,你完全可以自我满足。于是更多孤独的个体开始修炼:我自己满足自己就好了,不需要你。理论上说这是可以的,但代价似乎有点大。
  一种就是坦然需要别人
  我所理解真正强大,是有需要别人能力。当我们表达需要,并不意味着自己比你低,更不意味着我就失去自我或者没有尊严。我只是承认我在某些方面的确是无能需要你。就像是我去餐馆点个菜,此刻我没有能力条件做饭需要餐馆给我一个菜。同时我不觉得我因此就比你低了,因为我坚信我对你有同样的其他付出也让你很满足,我们是平等的。当我表达需要,我也不强迫你满足我,你可以说对不起本餐厅今日没有该菜,那我换个菜或者换个餐厅好了,而不会大吼你为什么居然没有这个菜!你平时不是都有的吗?!
  一个看起来强大的人,会自己在家做饭,他有足够的能力依赖餐厅。但是我还是会觉得,时常需要下餐厅会更生活惬意,更自由
  需要别人依赖不同。依赖就是完全不相信和行使自己能力,而交付给对方来满足依赖会有强迫,你不满足我,我就很受伤,易绝望需要则是我表达,这是我的事。你能否满足,是你的事。但我不会因为不确定你是否能满足而就不表达需要了,更不会因为我有很多没被满足经验就概括为你不能满足我。“AllIneedisu”的态,就是一种典型的依赖
  依赖就是我不行,你来替我。健康需要是:我也努力,你陪我一起。
  其实很多矛盾,尤其是亲密关系的矛盾,都来自于我们不能直接的表达自己需要,甚至不能觉察到自己需要。我们太习惯了不表达需要,因为表达需要就意味着被受伤、被拒绝、被不满足、被没面子
  真正强大就是,我表达需要,但我不受伤。有表达就有不被满足的概率,表达本身就是一场赌博。得到很好,失败也无需受伤。
  人们对于理营养的很多需要,从他人那里得到满足要比自己创造容易的多。我需要空气,我有3种方法来应对:开窗,这是危险的,会带来雾霾、颗粒、噪音进来。开空调或净化机,自己制造空气,好塞。告诉自己其实你不需要空气也可以活的,然后练习强大的屏气大法。
  我会觉得真正强大,是我开窗,允许空气和伤害同时进来。但是我的房间和身体都足够强大到能够抵抗颗粒和噪音。这也来自于自己信念:我不需要把外面的雾霾和噪音的伤害,放大到致命伤害
  当我们能够坦诚表达:此刻,我需要你。如果你方便,就满足我下。如果不方便,就下次再满足。我需要而不是依赖,我们的关系就会和谐很多。
  这就是一致性沟通。当我需要,我就表达需要。而不是愤怒,或者假装。
  没有压力需要,是促进关系的。如果你能满足我,我相信你会去做的。当你不能的时候,我不再根据你曾经能的经验而认为你每刻都能。我相信值得被你满足,当你不满足的时候,我相信这不是你不想,而是你的觉察能力精力、意识范围都受限。因此,当你做的时候,你有成就感,我也有满足感,我们的关系就是促进的。
  我也会盯着那些你曾经满足的部分,来强化自己值得满足的。就像是我去餐馆,我觉得我自然应该有那个菜的,即使今天没有,我也相信它下次会有。
  5
  进一步的和谐就是:我表达我的悲伤,分享深处的孤独脆弱和无助。此刻,我需要满足我,但我并不相信你能满足我。我很害怕,也很难过。当我能一致性的剥开我的感受并同你表达,我表达的感受越深层,我们的连接就会越深。
  也就是:
  我把悲伤留给你,让你来懂我。愤怒就不会再有。
  最后
  谨防——把需要变成依赖。有自我需要,没自我需要动力完全不一样。有自我的意思是:我需要你来支援我,这会解决我一大困境。但是你不支援我,我自身的系统也能支持独立运作。
本文标签:能力
查看更多文章...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最新文章